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会展 > 展会新闻 > [行业新闻]林伯强:电改或会跨出一大步错误

[行业新闻]林伯强:电改或会跨出一大步错误

发布时间:2016-10-11 23:47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关键词: 林伯强  电改建设美丽中国

“十三五”规划建议稿中,不但史无前例地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来写“绿色发展”,亦将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美丽中国”概念,上升为“建设美丽中国”,标志着回应社会发展中越发强烈的环保、食品安全等需求,以及在对可持续发展的长远考量中,都有了更明确的答案和路径。

在绿色发展的框架之内,“十三五”规划建议首提“两个体系”,即“推动建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产业体系”与“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降低能耗、发展清洁能源与环境保护相互交叉,两个体系将成为绿色发展不可偏失的两足。

煤、电等能源需求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显著并且是持续的下降,能源需求的高增长伴随着GDP曾经的高增长远去,未来也许不会再回来。

在国家能源委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供需关系由紧张切换到松弛,给了能源体制改革一个极好的时机,从政府到企业,都需要调整自己的打法以便更好地参与未来。林伯强对改革信心满满,但也提出,对于清洁能源时代竞争的关键—储能技术的突破,国家还应当更多地重视与投入。

在经济增长换挡、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存在的情形之下,“十三五”对环境保护与高效清洁能源体系的追求显得尤为令人关注。

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经济学家李佐军所称,“必须承认环境与经济之间有一定的矛盾,但社会的目标是多元的,需要经济发展,也需要好的环境”,因此平衡需要不断被重建。

在小康社会建设的终章,质量和效率代替规模成为新的追求—或者至少与规模并重,虽不是主动为之,但无疑是正确的方向。

在中国经济遇上三期叠加时,能源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需求旺盛到需求疲软,并且暂时看不到回暖的迹象。

长期研究能源问题的林伯强教授却认为,目前需求的低迷刚好提供了一个能源价格和体制改革的良机。

林伯强,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经济学博士,现任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2008年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兼任国家能源委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价格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和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议事理事会能源安全分会主席。

在接受专访中,林伯强表现出了对“十三五”规划能源领域改革充分的信心。

能源环境有了大变化

问:与“十二五”相比,“十三五”在能源方面面临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林伯强:首先是能源环境较大的变化。“十二五”期间,能源需求旺盛而供给比较紧张。但“十三五”的时候需求就比较弱,能源需求增长也比较缓慢。—这是能源行业的大环境,这个大环境对能源行业来说影响最大。

以往,能源企业只需要不断扩张、满足需求就是成功的,企业规模可以不断做大,产值和收入不会下降。目前需求疲软,价格在下降,能源企业不能靠扩张,而必须通过提高效率,来取得盈利,获得发展。

大环境不同,使能源企业今后发展的导向发生变化。因此,“十三五”对于能源企业来说是一个转型期,而转型都是很痛苦的。

以往可以比较粗放地增长—其实管理层相对容易,快速增长使得盈利数字都那么大。但今后能源企业能不能盈利,跟谁当领导就很有关系,因为今后要靠效率,靠企业管理来盈利,比以前要难得多了。这也要求政府从政策上来配合能源企业,进行根本的转型。

因此,“十三五”规划跟“十二五”规划在能源领域的区别就是,“十三五”改革的分量会比较大。通过政府层面的宏观改革与企业层面的微观改革相配合,来实现提高效率,渡过需求快速下跌的难关。

问:你此前接受采访时称,“十三五”规划提出的能源革命目标可以完成,你的信心从何而来?

林伯强:信心其实来自于几个方面。

首先是能源市场环境变化比较大,使得能源革命显得比较迫切。能源方面,政府政策和能源行业都需要转型,因此很迫切地需要提高效率。

其次是政府的决心比以往要强得多。改革通常需要政府来推动—而能源革命特别需要。

然后是能源供应比较宽松—在供应紧张的情况下,讨论能源革命确实没有太大意义。因为很大程度上,能源发展首先必须要满足国民需求,这是第一要务,因此只能先保证规模发展。也就是说在快速增长的过程当中,效率不是最重要的,满足需求是最重要的。

同时,能源改革,特别是价格改革往往会触动老百姓的利益。对老百姓来说,“利益”的定义特别简单,就是改革不要导致涨价。在能源价格疲软的时期,改革不会导致涨价—在“十三五”中无论怎么改,我认为价格上涨的可能性都非常小。在价格不上涨的前提下,获得公众的支持比较容易—公众其实只关注改革后的价格,而并不关注改革的方式,这样改革获得公众支持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所以说“十三五”是能源领域改革的很好机会。在中国,老百姓接受不接受,对改革的进展至关重要,所以我觉得“十三五”大多数能源改革目标有望完成。

发展清洁能源靠太阳能和风电

问:这次的总目标中要求低碳循环。碳排放的目标是否能够达到?

林伯强:实现我国对于国际社会承诺的碳排放目标没有问题,因为咱们承诺的都是相对性指标,不是绝对性指标。根据目前发展情况,相对指标都是可以完成的。由于能源需求,特别是煤炭需求下滑得很快,这些目标都是能够完成的。

因此这些目标不需要特别去关注,包括2030年左右中国碳排放达到峰值,都不是个问题。

问:那么,实现“十三五”规划能源目标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林伯强:是能源结构调整,即在“十三五”的末期,清洁能源要占能源消耗中的15%。这是一个挑战,因为根据这个指标,必须生产出那么多的清洁能源来—并且市场终端能够将它用掉。

传统能源在中国很明显供给过剩,在这一前提下你要生产出15%的清洁能源没有那么容易,因为清洁能源受限制—像核电受到六年工期的限制,今天批建的核电站要在2021年才建好,就不能算入。水电可能稍微快一点,但受到潜能的限制—必须要有合适的水资源,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建。

工期比较短的而且可大量建设的,就是太阳能与风电。这也是近年风电发展快的原因—满足发展清洁能源需求,短期来说比较快就是这两类。发展清洁能源只能靠这两类。

能源体制改革是改革核心

问:“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到了“能源革命”,为何在这个节点上提出?

林伯强:我觉得在这个节点上提出,其实跟能源环境发生变化有直接的关系。能源环境发生变化,就需要产生革命性的东西,来支持支撑接下来的发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