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商务 > 供应信息 > 中国的电力什么时候饱和?

中国的电力什么时候饱和?

发布时间:2017-10-25 19:44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现在是做规划的时候,在电力规划里首先要做的是电力需求预测,电力需求预测的好坏,决定了规划的好坏,但是近年来的电力需求预测有点愈来愈简单的趋势,而且某些重要的假设脱离了实际,例如中国的电力什么时候饱和,就不符合中国电力实际可能的发展规律。

  一、电力需求预测方法越来越简单

  在计划经济年代,电力需求预测相当复杂,首先要求对各个经济部门进行深入的调查,然后根据各种电力需求预测方法进行预测,预测方法也很多,有终端利用分析法、综合法、系统动态法、情景分析法、神经网络法、综合资源法(IRP)。

  我国曾采用单耗法、人均用电法、横向比较法、电力弹性系数法、投入产出法、分部门预测法,还有回归模型、计量模型等。但近年来这些复杂的方法都不用了,转而采用简单的弹性系数来预测电力需求,假设电力消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间存在某种函数关系,假设当期电力弹性系数来预测电力需求。最近更简化为直接采用年用电量增长率,先假设年用电量增长率,再用去年用电量乘以(1+年用电量增长率),就可以得出次年的年用电量,这就比弹性系数法更简单,因为弹性系数要知道GDP的增长率才能求得年用电量增长率,直接用年用电量增长率,就不需要GDP的增长率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确无法清楚地了解未来,我们难以对未来的技术和社会系统都作出准确的判断,我们更不能预测不确定因素,如1979年南亚经济危机和2008年美欧的经济危机。对于那些复杂的预测模型,如果对目前和今后的经济状况缺乏了解和研究,输入模型的原始数据是“垃圾”,那么模型计算的结果也必然是“垃圾”,如果用时间和金钱去获得“垃圾”成果,不如采用最简单的办法去获得简单的预测成果,这或许是电力需求预测越来越简单的理由。问题是这种简单的预测可信吗?

  二、关于我国电力需求的拐点和饱和

  近年来,大家都在预测能源和电力需求的饱和点,对于电力的饱和点,一般都认为电力需求量年增长率小于1%或2%就是饱和点。各家的预测略有出入,下面列举几个:

  1、2012年的预测:2010—2020年年均增速7.2%,2020年人均用电量6000千瓦时,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为0.95。2020—2030年年均增速3.6%,2030年人均用电量8500千瓦时,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为0.6。2030—2050年年均增速0.2%,2050年人均用电量10000千瓦时计算,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为0.1左右。2030年后,我国人口将呈现下降趋势,按2050年人均用电10000千瓦时,全国用电量基本与2030年持平;若按低水平的9000千瓦时测算,全国用电量将低于2030年水平,因此,2030年作为我国能源电力消费的饱和水平年,应当高度重视,深入研究。

  这个预测对于各个时期电力年增率的设定有何根据?2030年究竟是能源还是电力的饱和水平年也没说,照理应该是电力的饱和水平年。因为能源的饱和水平年与电力的饱和水平年是不同的。

  2、2013年的预测:2020年以前,我国仍然处于向初级发达经济阶段转型的过程中,电力需求将继续保持较快速度增长,平均增速不会低于6%;2021—2030年,我国将从发达经济的初级阶段向高级阶段过渡,电力需求年均增速放缓到3.5%左右;2031—2050年,我国将处于高级经济发展阶段,步入中等发达国家行列,电力需求年均增速进一步放缓至1%左右。根据发达国家经验,当电力需求增长低至3%以下时,基本可认为电力需求拐点出现。因此,根据前述预测,我国的电力需求拐点大致在2030年左右出现。根据发达国家经验,当电力需求增长低至1%左右时,基本认为电力需求已趋于饱和,根据前述预测,2040—2050年左右,我国电力需求增速将放缓至1%左右,电力需求将趋于饱和。

  这个预测是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并将电力发展分成拐点与饱和两个阶段,2030年是拐点,2040—2050年趋于饱和。

  3、2017年预测:新世纪前10年我国电力年均增长12%,“十二五”年均增长6.7%,2017年增长3.8%,“十三五”增长5%—6%,甚至略低一些;到2020、2030年初步判断增长率是3%—4%之间,也可能低于3%。准确来说叫做处于一个中低速期间,2%—4%之间的增速。到了2030年全国用电需求达到饱和,真正的拐点在2030年左右。2030年以后用电量增长是1%,甚至更低。

  这个预测是根据我国的经济发展阶段来预测的,我国用电量的增速:中高速6%-8%,中速为4%-6%,中低速2%-4%,低速1%-2%。这个预测也分拐点和饱和点,但拐点和饱和点重合在2030年。

  4、2017年论述:在电力领域,有些研究机构已经在一些城市,甚至区域电网超前地进行了电力负荷饱和及其特性的研究。他们采用了国外的科学研究方法,以电力负荷上升到S曲线最高时间段,年增长率小于2%的情况下,定义为电力负荷饱和时间点的预测及其特性研究。能源需求也将随着经济社会、人口、资源、环境条件、结构变化和技术发展,出现类似的能源需量(总量或者人均指标)的饱和点,也就是能源消费的零增长时期的到来。当然许多研究都说明,饱和负荷的出现都是在一个国家或地区按照钱纳里对工业化阶段的划分,是在工业化的第六阶段,亦即后工业社会。

  这个意见把电力年增长率小于2%定义为电力负荷饱和点,他强调的是负荷而不是用电量,他在提出饱和点的同时还提出消费的零增长,并且说饱和点的理论基础是钱纳里工业阶段的划分。

  上面几个例子说明,对电力负荷饱和点各有各的理解,但大多认为饱和点在2030年,各种论说都是参照发达国家电力工业发展规律、结合中国经济发展阶段决定的。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发达国家完成新能源电力对化石能源的替代,连发展新能源电力最积极的德国,新能源电力占电力消费比重25%,占终端能源比重也不过15%,中国在新能源电力替代化石能源上差距更大。在电力饱和点的论述上没有考虑新能源电力替代化石能源,饱和点的选择有误。

  三、电力饱和点与能源绿色转型关系密切

  电力饱和点仅考虑电力消费本身的发展变化是不够的,还要考虑能源的绿色转型。能源绿色转型目前主要依靠天然气替代煤炭和石油,还有电力替代煤炭和石油,美国是用天然气替代煤炭石油的典范,德国是用新能源电力替代煤炭和石油的典型。用天然气替代煤炭和石油,天然气比电力便宜,用天然气替代时,用能设备的改造比较容易,比燃油汽车改成燃气汽车比较容易,燃油汽车要改造成电力汽车就很难办到;但天然气替代煤炭、石油仅仅是一种过渡模式,最后还是要被非化石能源所替代。问题在于天然气时代能持续多长时间,靠天然气替代能否满足温室气体减排。如果天然气时代能够持续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比煤炭时代、石油时代都长,同时可以满足减排的需求,那么天然气时代持续较长时间没有坏处。用电力替代煤炭和石油,是指用核能、水能、风能、太阳能等替代煤炭和石油,因为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接近100%、核能接近95%以上都需要转换成电能才能使用,因此能源发展和绿色转型离不开电力。电力是最干净的能源,电力比天然气还要干净,但电力是二次能源,是由一次能源转换而成的,我国到目前为止主要用于转换成电力的一次能源是煤炭,所以电力干净与否取决于煤电,煤电目前可以除去二氧化硫等污染物,但是不可能除去二氧化碳;电力是二次能源,所以电价比煤炭和石油贵。非化石能源电力的成本比煤电高,在能源替代上的竞争力比煤电差。从目前条件看,天然气替代煤炭、石油的条件比电力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