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商务 > 企业名录 > 天津蓟县垃圾焚烧发电厂遭村民抵制 环评名单造假

天津蓟县垃圾焚烧发电厂遭村民抵制 环评名单造假

发布时间:2017-04-30 10:21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小白山村村民针对从未参与蓟县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公众参与问卷调查的联合署名声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新电力网 何林/摄

  小白山村村民针对从未参与蓟县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公众参与问卷调查的联合署名声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新电力网 何林/摄

  天津蓟县垃圾焚烧发电厂遭村民抵制

  村民质疑环评调查问卷名单造假

  已经有7个月了,刘英基本不敢打开自家的窗户。“那味儿特别浓,特别臭!”

  刘英的家在河北省玉田县东九户村,门前是一条约5米宽的土路,土路对面是天津蓟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以下简称“蓟县垃圾焚烧发电厂”)。臭味就来自这个发电厂,有时一周两三次,“一到晚上味儿更冲”。

  为了“搬走”家门口的这座垃圾焚烧发电厂,刘英和附近6个玉田县的村庄数千名村民已经奔波了7个月。

  今年4月开始试运行的蓟县垃圾焚烧发电厂,于两年前获得天津市环保局的环评审批通过,环评报告称曾在周围10个村发放200份公众意见调查问卷,96.5%的被调查村民同意建设该项目。而如今,属于河北的6个村庄的村委会称村民们从未见过相关项目公示,并质疑该调查结果造假

  村民要求该项目的环评审批部门天津市环保局公布参与调查的200名村民名单。“10个村的村民人数太多。只有公开200个被调查对象的名单,我们才能逐个核实具体哪儿造了假。” 东九户村党支部书记张子臣说。

  天津市环保局一直不予公开,但理由一直在变。

  今年7月初,天津市环保局不予公开调查问卷和参与调查的人员名单,理由是“涉及隐私”。

  在环保部责令重新作出答复后,天津市环保局依旧不予公开,新的理由是“该局未制作、未保存公众参与的200份调查问卷和名单”。

  300米防护距离内仍有居民居住

  6月22日,与蓟县垃圾焚烧发电厂相邻的河北玉田县大庞各庄等6个村委会集体发表盖有村委会公章的声明,并附上全体数千名村民的签名,要求该垃圾焚烧发电厂停止生产。

  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位于天津市蓟县别山镇西九户村东北处,与东南方向的河北玉田县大安镇东九户村仅隔一条马路。

  官方资料显示,该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总投资近3亿元,由国有控股的绿色动力有限责任公司集团(以下简称“绿色动力集团”)与天津市蓟县人民政府以BOT方式合作建设,即由企业建厂,政府提供补贴,负责焚烧处理蓟县的生活垃圾。

  2016年8月,绿色动力集团曾以处理1吨垃圾仅需26.8元的低价拿下了安徽蚌埠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创下垃圾处理费价格历史新低,一度引发公众对超低价垃圾焚烧发电厂环保的担忧。

  2014年8月,天津市环保局审批通过了蓟县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认为该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地区规划和清洁生产要求,同意该公司进行项目建设。

  但紧邻该厂的不少东九户村村民却告诉新电力网,该项目从2014年4月起就已开始“打桩”动工建设,最初建厂时村民们只知道是要建发电厂,并不知道是座垃圾焚烧发电厂。

  环保部2008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生物质发电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新改扩建项目环境防护距离不得小于300米”,防护距离内不得有居住区、学校、 医院等环境敏感建筑。

  蓟县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的环评报告书称,该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周边300米防护距离范围内没有环境敏感目标,满足环境防护距离的要求。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新电力网实地走访发现,该发电厂80米高烟囱的周边300米范围内不仅有两户长期居住的村民,还有大量农田果林。

  60岁的刘英就是其中之一。他家不足20平方米的彩钢瓦房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不到200米,他和老伴儿已经在这里住了5年。

  从今年4月开始,空气里的恶臭味让他不得不开始留意这座身边的发电厂。他向新电力网描述,站在家门口就能看到发电厂烟囱冒的青烟。刘英称,深夜睡觉时不止一次被恶臭呛醒,天气再热也不敢开窗。“喘不上气,空气里看不到烟,但还是止不住流眼泪。”

  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不到300米的还有东九户村的孤身老人赵显芳。他在这里住了20年,家里的3亩果树分布在发电厂附近。

  面对新电力网,80岁的赵显芳一脸愁容,往年卖水果能收入几万元,今年因为果树种在垃圾焚烧发电厂附近,果子很难卖出去,“卖水果时不敢说是在这附近摘的,都不敢说自己是东九户村的人,说了就算再便宜大家也不愿买”。

  空气里的恶臭味最浓时,赵显芳躲在40平方米的房子里,紧闭门窗也挡不住刺鼻气味钻进来。“鼻子和眼睛都受不了,一直不停流泪,眼睛模糊看不清,以前没有过这种情况”。

  在建厂前,刘英一家和赵显芳均未被询问过是否同意建厂。

  天津蓟县环保局一名曾在该发电厂留驻一个月的监察负责人明确地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新电力网表示,其间在300米内没有看到有人居住。

  发电厂附近300米范围内所分布的大面积果林,分属河北玉田县和天津蓟县两地。根据东九户村党支部书记张子臣所获得的测绘结果,距离电厂烟囱300米范围内共有基本农田面积50734平方米。

  该发电厂的影响范围也未止于300米范围内。该项目环评报告书显示,处于该发电厂2.5公里影响范围内的共有10个村庄,其中处于天津蓟县境内的有西九户、南仇庄、窦庄子、东毛庄、周庄子;处于河北省玉田县境内的有东九户、小庞各庄、大庞各庄、石岭口村、小白山村。

  西九户村、周庄子村、东九户村、小庞各庄、大庞各庄、小白山村的不少村民均向新电力网表示,在村内能明显地闻到来自发电厂的异味。

  小庞各庄村和东九户村距离发电厂最近,分别为1.1公里和1.3公里。从小庞各庄村村民胡燕(化名)家的院子里就能清楚地看到发电厂的烟囱,她告诉新电力网,夏天再热也不敢开着门,往年电费只花100元左右,今年电费花了400元,空调不停地开,“臭得头晕恶心”。

  调查问卷公众参与名单被拒绝公开

  张子臣等了两个月,等来的是天津市环保局再次不予公开参与调查人员名单的答复。他终于意识到这将是场拉锯战。

  《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规定,对环境可能造成重大影响、编制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建设项目需征求公众意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