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新闻 > 综合新闻 > 中国为什么没有发生过大面积停电事故?

中国为什么没有发生过大面积停电事故?

发布时间:2020-06-04 00:07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电力是国家基础工业,事关国计民生、经济发展。突发的大面积停电事故,将给人民生活和工业生产带来灾难性影响,也会造成供水、交通、通信、金融、商业服务等相关行业和领域的运行瘫痪,给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带来严重威胁。

  近些年来,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发生大面积停电事故。但在中国,近几十年不但没有发生过大面积停电事故,而且经过坚持不断的发展更新,目前电网安全运行水平、供电可靠性均位居世界前列。

  这背后,是中国电力供应保障能力的显著增强,是中国电网实现了互联互通互供,是一大批保障电网安全运行技术的成功应用,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体现……它们共同构成了中国没有发生大面积停电事故的关键密码。

  电源结构日趋多元化 电力供应保障能力显著增强

  新中国成立之初,电厂凋零、设备残缺、电网瘫痪、运行维艰,电源结构单一,电力供给远远不能满足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需要。

  1949年,全国发电总装机为185万千瓦,全年发电量43亿千瓦时,仅相当于现在一个中等城市一年的用电量;人均用电量8千瓦时,仅相当于现代家庭柜式空调几个小时的用电量,全国无电人口达80%以上。

  “我老家在安徽六安农村,小时候家里用煤油灯照明。上世纪70年代,村里用小水库发电,但发的电不够用,家里的电灯经常亮不了,停电更是家常便饭,蜡烛、手电筒是家中常备之物,直到1987年村里才通了高压电,基本上不停电了。”说起自己亲身经历的用电变化,家居北京60岁的刘女士回忆道。

  为尽快增加电力供应,新电力,根据“富煤、少油、贫气”以及西南地区水资源丰富的特点,我国优先发展火电,大力发展水电。同时,持续优化能源消费结构,非化石能源不断发展壮大。

  “2019年,全国发电装机容量约19亿千瓦,是1949年的1027倍。其中,煤电、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稳居世界第一,核电装机容量世界第三、在建规模世界第一,清洁能源发电装机占比提高到40%左右。”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自豪地说。

中国为什么没有发生过大面积停电事故?

  位于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塔拉滩的千万千瓦级光伏电站。新电力网新电力网 杜燕飞摄

  如今,走进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塔拉滩,湛蓝色的天空下,一排排光伏组件整齐排列着,一望无际,与天同色,熠熠生辉,源源不断地释放着电能。它们与40公里外的龙羊峡水电站,组成了世界最大规模的水光互补工程——龙羊峡水光互补电站。自2019年投产以来,电站累计发电突破70亿千瓦时,相当于节约标准煤223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约600万吨。

  在世界规模最大的在役火电厂——内蒙古大唐托克托发电公司(简称“托电”)厂区,一期至五期厂房自西向东有序排列,五根烟囱整齐地矗立在一条直线上,见证了70年来我国火电技术的演进升级,展示着我国电力工业发展的一路辉煌。“少了它,北京的夜晚就少了四分之一的灯火。”这已成为托电人引以为傲的谈资。

  在湖北宜昌,世界规模最大的水电站——三峡水电站2019年全年发电量首次突破1000亿千瓦时,累计发电已超过1万亿千瓦时,相当于节约标准煤3.19亿吨,减排二氧化碳8.58亿吨,惠及上海、湖北、河南、江苏、广东、重庆等省市,受益人口超过全国人口的一半。

  “如果按照每千瓦时电量产生12元GDP计算,1000亿千瓦时电量可以支撑我国1.2万亿元GDP。”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琳表示。

  多元化的电源结构,增强了我国电力供应保障能力,为我国几十年没有发生大面积停电事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更为我国经济增长、社会进步和民生福祉改善提供了强有力的能源保障。

  “今后,要清洁高效发展煤电,增强核电战略保障作用,高质量发展可再生能源,稳妥开发水电,有序建设抽蓄电站,协调发展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加快发展生物质能、地热能、海洋能,着力完善多轮驱动的能源供给体系,保障电力供应安全。”国家能源局综合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输送通道建设稳步推进 电网实现互联互通互供

  2019年9月17日,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开工建设,彻底结束全国最后一个地级行政区——阿里电网长期孤网运行的历史,使西藏主电网覆盖全区74个县。这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电网联网建设的一个里程碑事件。

中国为什么没有发生过大面积停电事故?

  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施工现场。来源:国家电网

  我国电网包括输电网和配电网两部分。1949年,我国成型的电网仅有东北地区和京津唐地区两个,东北地区是当时全国最大电网,最高电压等级也只有220千伏。“1999年前,我国各区域电网互不相连,各管各的。在地广人稀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西藏自治区,又分为若干个小的地方电网。”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曾撰文回忆道。

  与此同时,全国大部分地区出现了电力紧张情况。以当时的浙江为例,企业饱受拉闸限电之苦,“开三停四”成了家常便饭,居民基本生活用电也难以保障。“重发轻供”问题凸显,电网已经不能适应经济的快速发展。

  为此,我国加快开启电网互联进程,推进东北电网与华北电网、华中电网与西北电网互联互通,加强海南岛与大陆联网和大陆向港澳供电等工程。2011年12月,青藏联网工程投运,标志着除台湾省外全国电力联网格局基本形成。

  “现在,从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到南海之滨的海南岛,都有一个互联互通的电网覆盖了,这真是一个伟大的世界工程。如果你现在到西藏,在夜晚,拉萨的八廊街灯火通明,和内地的大城市没有什么两样。再看国外一些发达国家的老旧电网,真为我们国家的建设成就而自豪。”张国宝曾感慨道。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能源生产和需求逆向分布,80%以上的能源生产集中在西部、北部,70%以上的能源消费集中在东部、中部,能源大规模跨区输送势在必行。

  因此,作为我国电网主网架结构,特高压在提升电力跨区输送能力、推动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被誉为“电力高速公路”。

  2019年,广东全社会用电量破亿,南方电网“西电东送”送广东电量达2175亿千瓦时,相当于广东全社会用电总量的三分之一。2019年夏季,江苏用电负荷连续破亿时,由多条特高压从西南、华北、华东等地送入江苏电网的区外来电,高峰值超过2100万千瓦,基本满足了当地电力供需平衡。

  “截至2019年底,我国电网保证了19亿千瓦电源稳定并网发电,满足了6.84万亿千瓦时全社会用电需求,服务人口位居世界首位。” 能源局综合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