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招聘 > 企业招聘 > 在老挝打拼的中国人:赌城已散淘金梦不灭 艰难生存期盼未来

在老挝打拼的中国人:赌城已散淘金梦不灭 艰难生存期盼未来

发布时间:2016-12-14 17:16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十几年过去了,45岁的王开勇也说不清当初为什么来老挝

今年6月,在一次爱国教育活动中,他12岁的儿子王超被学校教师选中,代表全校给口岸界碑上的“中国”二字涂上红色。

在老挝打拼的中国人:赌城已散淘金梦不灭 艰难生存期盼未来

2016年11月18日,周五,李小进、王超和同学一起走回老挝磨丁的家。本文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新电力网 贾亚男

王超和他的小学同学们每周都在跨越这道界碑。界碑以北的云南磨憨,是他们上学的地方;界碑以南的老挝磨丁,是他们和父母租住的家。多年来,人来人往——就在两座边城的兴衰之间。

与昆曼国际大通道相连的小磨公路两旁,绿树红花,白云浮在头顶。磨丁往日赌城的热闹早已不复存在,但正在建设中的中老合作工程项目让人们相信,日子可能很快要好起来了。

在老挝打拼的中国人:赌城已散淘金梦不灭 艰难生存期盼未来

2016年11月18日,云南磨憨双拥小学,一群跨境读书的小朋友走在校园里。

跨越国境线

星期五下午四点,磨憨双拥小学的门口陆续有接孩子回家的父母出现。学校的降旗仪式后,王超和同学小进收拾好衣服书本,向中国和老挝接壤的国境线走去。

他们踩着树阴的影子,沿着小磨公路向南走,一个小时后到达磨憨口岸,取出过关卡,交到边检人员手中,大约五分钟后,就进入了老挝境内。

从2009年开始,磨憨双拥小学先后接收了一批生活在老挝磨丁的中国籍小学生——磨丁城里没有学校,父母只能把孩子送回国内上学。口岸开关闭关都有时间限制,这些跨国小学生平日寄宿在学校,每周五再返回老挝。

在老挝打拼的中国人:赌城已散淘金梦不灭 艰难生存期盼未来

2016年11月18日,周五,云南磨憨双拥小学,李小进在上数学课。

因为户籍不在当地,他们需要办理出入境证:中老边境通关查验程序规定,每次出入境须进行一次查验盖章,这样一本证件通常用上一个多月就盖满了边检机关的验讫章。一本边境通行证办理费用大约为150元,一年下来,这笔办证费用大约需要1800元。

为了省钱,整个五年级,小进都是穿过一道隐藏在丛林中的小路回家。那条路开凿于磨丁城博彩业兴盛时期,路的入口处立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14岁以上的过要罚钱。”

在老挝打拼的中国人:赌城已散淘金梦不灭 艰难生存期盼未来

2016年11月20日,云南磨憨,在没有办理“跨境走读儿童便民卡”之前,王超和李小进都是从树林里“走小路”回家。

第一次走小路,小进脊背发凉。“大人过才危险,小孩过不危险”,他一度这样安慰自己,但事实并非如此:有一次,小进的姑姑想从四川到老挝探亲,小进带着她走小路,没料被老挝警察抓到,他和姑姑一起被扣押在老挝边检站, “我哭了,很害怕。” 在里面待了四个小时后,父亲李福开赶到边检站,交了5000元人民币,警察才把他们放出来。

和小进一样,六年级的王超也走了一年的山林小路。他印象里,那条路“是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下雨时,雨水冲刷路面,一地泥泞,露出的石头布满青苔,一抬头望见的是密密麻麻的树,沿途有一些坟堆,但没有墓碑,听大人说,里面埋葬的是曾经在磨丁赌博欠钱的人。

在老挝打拼的中国人:赌城已散淘金梦不灭 艰难生存期盼未来

从树林里“走小路”回家。

过去,穿行磨憨和磨丁之间的跨国小学生有30个左右。王超的两个姐姐也曾在磨憨上小学,“放学后一大群人一起走回家”,新电力网,现在她们去了磨憨往北的尚勇中学和勐腊中学。

“居住在老挝、在国内上学的中国籍学生还有二十人左右。” 双拥小学校长李应海从档案袋里取出学生名单数了数,估算了一个数字。

跨国小学生人数越来越多,李应海意识到通关是个大问题。去年,他联系到磨憨边防站站长,希望能为这群小学生开通“绿色通道”。后来,磨憨边防检查站与老挝磨丁检查站协商, 决定双方同步执行在每月1日为跨国上学小学生加盖一对出入境验讫章,一个月内双方边防检查站凭校方提供的学生名单和所持出入境证件查验放行,孩子放学后,就算口岸闭关了也可以正常出入境。

在不用再走小路的日子里,李福开会守在老挝的国门口,等待接过境的儿子回家——尽管这里离家只有两公里左右的路程。

小进爬上父亲的三轮车里,风吹得紧,他把脸贴近了父亲的手臂。11月的磨丁,白天的阳光依旧热辣,车轮掀起的灰尘在刺眼的阳光底下胡乱舞动。

漂浮的“家”

在老挝打拼的中国人:赌城已散淘金梦不灭 艰难生存期盼未来

2016年11月19日,老挝磨丁,王超一家在海诚公司提供的活动板房里留影。

这周五,王超回家的晚上,他住进了刚搬的新“家”——乳白色塑钢搭板建而成的简易流动房里,那是王开勇打工的公司提供的免费临时住所。

坐在薄薄的木板床上,王超斜睨着双眼数了数,到磨丁以后的几年里,他们一共搬家四次。

王超5岁时被父母带到磨丁:父亲一路背着他,他睡着了,醒来后,发现自己上了一辆三轮车,穿过一条河,过两个路口,进了一座村庄。

王开勇在靠近老挝人聚居的一个寨子附近搭建起一座木板房。后来那块地被中国的投资者租下来,老挝人南移,王家把房子安在了靠近山的地方,同样是自己搭建的木房子:下雨时,木房子会漏水,滴滴答答的水往屋子里钻。

房地产项目开发步步逼近,住了两年左右,王开勇只能继续搬。第三次搬到了当地发电站的后面,但没多久,故事重演,他只得带着一家人住进了公司临时搭建的活动房里。房间隔音效果差,隔壁老挝工人聊天说笑声,电视的声音,音乐的声音,全都听的真切。

在老挝打拼的中国人:赌城已散淘金梦不灭 艰难生存期盼未来

云南海诚集团为员工提供的宿舍,王超一家就住在这样的活动板房里。

王超的家像漂浮着,他不确定下一站会在哪里——取决于地产开发的速度。

在老挝生活了六年,王超没去过磨丁以外的地方。一个人的时候,他会突然想去外面的世界走走看看。他最喜欢磨丁的春节——那天的大街上,中国人和老挝人陈列出各种年货,加上免费欣赏的歌舞表演,是他最深刻的记忆。

不过现在,周末的生活,从卖菜开始。

早上七点,王超被父亲从床上叫醒,他揉了揉眼睛,套上一件草绿色短袖和白色外套,洗了把脸,趿拉着人字拖,朝街上的集市走去。

冬天的早上,磨丁的风阴冷,周围的山上雾气缭绕,他讨厌早起,“四肢快冻僵了” 。在把几十斤蔬菜用三轮车拉到集市后,王开勇夫妻赶回公司上班,把菜摊交给了王超。

集市上,只有七八家摊贩,多数是中国人。磨丁是个熟人社会,每天,买菜和卖菜的都差不多是同样的人。

王超眼前石砌的铺子上,整齐分类摆放着豌豆尖、青菜、薄荷等蔬菜,堆成一座小山,漫过了他的头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