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频道 > 中国电力行业的发展现状及前景分析

中国电力行业的发展现状及前景分析

发布时间:2016-12-16 17:13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一、主动求变,发电侧“重调轻建”

  发电侧的成长性主要取决于新建项目的多少,从整个大的逻辑上看,认为在未来五年甚至更长的一段时期内,发电行业会长期处于电力供应相对过剩阶段。电力发展的青春期已过,已经成熟。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我国电力装机得到飞速的发展,装机容量直线上升。火电增长了 4.5 倍,水电增长了 4.3 倍,风电和光伏更是从无到有,快速发展。认识上也是逐步提升,由粗放式的比装机,到比装机结构,可再生能源的比例不断增大。但是青春期毕竟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进入 2013 年以来,总用电量增速开始放缓,2016年用电更是出现了负增长。而从装机增速上看,火电和水电的增速分别在 2006 年和 2008 年达到顶峰,随后增速开始放缓。

  电力增长与 GDP 增长相关性极大,发展趋势基本吻合。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保持较快增长,取得巨大成就。与此同时,电力作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投入品,消费增速与经济增长保持同步。按统计数据计算,1999~2016 年我国经济增长了 7.5 倍,年均增长 9.4%;全社会发电量增长了 4.5 倍,年均增长 9.8%;相关系数约为 1.04。2012 年进入新常态经济以后,经济平均年增长 7.4%,发电量平均增长 4.5%,相关系数约为 0.6。

  一般而言,GDP 增速回升时,用电量与 GDP 增长趋势基本一致,用电量增速波动幅度要略大于GDP增速波动幅度;当GDP增速回落时,用电量增速回落幅度较大。例如,在 1999-2016 年整个统计期间,GDP 增速的波动幅度为-4.6~0.9 个百分点,全社会用电量增速的波动幅度为-8.9~6.1 个百分点。2012 年以来,GDP 增速的波动幅度为-1.8~0 个百分点,全社会用电量增速的波动幅度为-6.2~3.1 个百分点。

  结合我国 GDP 的增长,电力装机的增长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在 1999~2007 年,电改 5 号文成为主要的驱动事件,国家电力公司拆分成五大发电集团和两大电网公司,发电集团跑马圈地,大批的电源项目上马,从2002~2007 年的火电投资潮为火电的发展奠定基础。

  第二阶段是在 2008~2010 年,4 万亿投资成为主要驱动事件,国家的铁路、公路、基础设施投资拉动了上游原材料的需求,电力供应的增长得到恢复。随之而来的就是 2007~2013 年期间,以风电、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快速发展。

  第三阶段是在 2011~至今,电力增长速度随着新常态经济而下滑,2016 年的电改 9号文成为主要驱动事件,国家对电力行业采取“两头放开,管住中间”的策略,放开电力需求侧市场,成立售电公司,加之弃风弃光弃水严重,分布式、能源互联网逐渐的发展起来。

  对比美国、德国、英国、日本、韩国为例,各国电力长期以来基本都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范围波动,缓慢增长,只要经济不出现大问题,电力涨幅平稳。战后美国超过二十年的经济持续高速成长,美国的电力需求成长率都是保持在每年大约 7%左右的成长率。我国更是一枝独秀,在短短二十年间,超过美国,发电量全球第一。

  高速成长后便会进入平稳期,因此认为,我国目前所处的阶段三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电力行业快速成长的“青春期”已过,开始进入成熟阶段。

  大逻辑说清楚后,来看具体电源投资。认为电力装机增速放缓后,重点会在电力结构的调整,即:旧机组的改建和关停。核心是因为环保和效率的要求,比如说有钱了,对品质的要求会更高,核心是健康。同样对于电来说,也希望用更清洁、更高效的机组。

  持续看好天然气发电,从电力调峰角度看,以风电、太阳能、水电为代表的清洁能源,发电带有周期性和阶段性,需要备用容量进行匹配以保证电力供应的稳定性,因此机组需要具备深度调峰能力,火电机组具备深度调峰能力,但是要以牺牲能耗为代价,例如当超超临界百万机组运行工况降到 20%时,变为亚临界,能耗大幅提升,煤耗超过 300 克/度。核电机组则是不建议进行深度调峰,而燃气机组则可以灵活调峰,实现对风电、光伏的有效补充。从单位能耗来看,煤、石油、天然气三大主要化石能源中,天然气含氢比例最低,但是天然气燃烧时热能利用效率较高,属高热值能源。从平均单位发热量来看,煤、石油、天然气三大主要化石能源中,相同质量条件下,天然气的热值最高。从降低碳排放量来看,天然气的利用可有效降低单位能耗碳排放。天然气减排有两个途径,一是替代燃煤,另一个是替代燃油。据数据显示,1 立方米天然气替代相应当量的煤炭可减排二氧化碳 65.1%、二氧化硫 99.6%、氮氧化物 88.0%,加大天然气合理消费利用,降低石油和煤的用量,可有效改善大气环境。天然气是清洁、优质、环保、经济、具有竞争力的能源。若考虑到煤炭、石油的开发利用的外部成本,天然气更具竞争力。 “以气代煤”,符合我国环保低碳的政策,符合发电技术特性,符合经济性,同时也是各国结构调整的经验选择。

  新能源发电仍然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一直以来,“ 特许权招标”、“税收优惠”、“电价补贴”,是我国电力新能源行业发展的三大法宝,但是在经历了风电、光伏大发展后,限电已经成为当前的主要矛盾。

  以光伏为例,甘肃、青海、内蒙、宁夏、新疆等西部光伏重要地区是我国“弃光限电”问题高发地;国家能源局 2014 年 7 月 18 日发布的一份监管报告显示,甘肃一些地区由于配套送出工程没有与风、光伏发电项目同步规划建设和改造,送出能力不匹配,受限比例最高可达 78%;2014.11,甘肃某地区百兆瓦光伏的电站投资商反映其项目弃光限电情况达到了 85%;2016 年上半年,甘肃某光伏电站弃光限电达 70%;2016 年 2 月 5 日,国家能源局发布 2016 年光伏相关统计数据:“2016年全国大多数地区光伏发电运行情况良好,全国全年平均利用小时数为 1133 小时,西北部分地区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弃光现象,甘肃全年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061小时,弃光率达 31%;新疆自治区全年平均利用小时数为 1042 小时,弃光率达 26%。”

  分析原因,主要有两点:

  1、输电通道建设滞后,外送能力不足

  以甘肃地区为例,2013 年光伏规模达到百万千万,截至 2014 年底新能源并网已超过 200 万千瓦,其中光伏 173 万千万,风电 30 万千瓦。未来还要接入光伏 60 万千瓦,风电 70 万千瓦。而现有网架结构与 2013 年的百万千瓦相匹配,该地区网架建设滞后,现有新能源出力已经远超出网架输送能力。

  2、新能源自身发电特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