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频道 > 法在必行!山西直供电价格垄断案曲折的568天

法在必行!山西直供电价格垄断案曲折的568天

发布时间:2017-11-24 16:00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关键词: 电力行业  直供电交易电力交易

8月3日,山西供电价格垄断协议案的最后一只“靴子”终于落地,上午10点,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发布有关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组织23家企业达成并实施直供电价格垄断协议的处罚决定——对达成垄断协议发挥组织作用的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从重顶格罚款50万元,对包括6家央企在内的涉案电力企业合计罚款7338万元。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公布10年、实施9年来,第一次对大型电力企业开出罚单。国家发展改革委价监局副局长张光远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新电力网采访时表示:“反垄断没有法外之地,无论是谁,违反了《反垄断法》,妨碍限制了公平竞争,都将受到处罚。”

从2017年1月14日下午三点太原市西山酒店三楼会议室那场热闹的“大用户直供座谈会”开始,到今天这起案件的尘埃落定,历时568天。“过程曲折,历尽艰难。”具有8年多反垄断办案经验的国家发展改革委价监局反垄断二处处长徐新宇用三个“没想到”回顾了这场印象深刻的交锋:“没想到我们的国有企业和行业协会的竞争法律意识如此淡薄,没想到案件推进这般艰难,没想到大用户直供电改革颇为不易。”

568天里发生了什么

“从这个案子看,实施横向垄断价格协议的过程也好、事实也好,本身是非常清楚明了的。”然而,正是这个看似“线条”清晰的案子却险些搁浅。

568天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7年1月14日,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召集央企发电集团山西公司、省属发电集团以及发电厂,在太原市召开“火电企业大用户直供座谈会”,并于座谈会期间签署通过了《山西省火电企业防止恶意竞争 保障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公约》第五条规定:“根据市场情况,各大发电集团及发电企业,按照成本加微利的原则,测算大用户最低交易报价。由省电力行业协会加权平均后公布执行。”根据该条款,会议期间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组织具有竞争关系的发电企业达成了山西省2017年第二批直供电最低交易报价让利幅度,即与标杆电价相比,让利幅度不高于0.02元/千瓦时。

在山西省2017年第二批直供电交易中,涉案企业按照约定的让利幅度签订了直供电交易合同,实施了电力交易,交易平均价格为0.3元/千瓦时。

2017年1月29日,全国12358价格监管平台和山西省政府有关部门接到上述涉案内容的举报;经过近一年的调查取证,2017年2月21日,山西省价格检查与反垄断局转达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对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进行处罚的意见;2017年3月20日,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提出《关于对价格垄断处罚的申述意见》;3月2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价监局就山西电价垄断案件约谈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相关人员。

落款时间为2017年4月6日、带有“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抬头的《关于电价垄断的自查报告》清楚表明了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当时对案件的态度:“约谈后,我会领导高度重视,及时召开领导班子专题会议,统一思想、统一认识,会上传达了国家反垄断局对山西电价垄断案件处理意见和有关领导的指示,大家通过学习讨论一致认为:我们过去对价格垄断案件的认识不够全面,对《反垄断法》相关条款的理解和国家反垄断局的认识存在偏差,作为行业协会仅考虑了行业的权益和行业的困难……在发电企业经营困难,共同制定《公约》加强自律时,将各发电企业在市场竞争中不低于成本竞争认为是合法竞争。从而导致在引导企业竞争中,违反了相关的法律、法规”。

多家央企涉案,惊动相关部门

看似波澜不惊的案件过程,在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接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后出现了波折。随后,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华电山西能源有限公司、大唐电力集团公司山西分公司等19个单位对拟作出的行政处罚存在异议,并提出听证申请。据《经济参考报》报道:协会和企业以《反垄断法》不适用于电力市场以及经济不景气等理由进行申辩,并提出电力体制改革应该允许“试错”。

这场听证会引发资深反垄断律师和学者集体“围观”,按照律师们的说法——“他们说的没有法律依据,仅是自由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本案中山西电力企业被查处的是《反垄断法》第十三条所禁止的横向垄断协议行为。依据法律规定,只要达成或实施横向垄断协议,就属于违法行为。”接受中国经济导报新电力网采访的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魏瑛玲进一步解释说,横向垄断协议是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达成的协议,直接排除、限制竞争,其判断标准与达成协议的企业是否亏损、是否取得垄断利润,没有必然关系。

对此,学院派的观点与实务派一致:处罚是正确的,山西省电力协会的抗辩理由并不成立。“行业协会在法理上应当是经营者的自律组织,但在实践中容易成为各种卡特尔的‘温床’,所以是各国反垄断法的重点规制对象,我国反垄断法对此也作出了明确规定,行业协会应当遵守法律,引导经营者依法竞争。”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主任黄勇一直关注本案的进展。针对涉案单位提出的“《公约》虽然签字但没有印发生效,不应认定为实施”的申辩,黄勇解释说,“垄断协议既可以表现为书面协议,也可以是竞争者之间通过意思联络后实施的协同行为,无论本案涉及的公约是否签署、是否正式印发,固定价格的意思表示已经形成,特别是涉案企业已经按照约定价格进行交易,从结果本身来看,它确实达到了价格固定的目的,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已明显违反《反垄断法》的规定,属于横向垄断协议。”

针对涉案单位关注的另一申辩理由,黄勇站在专业角度阐释,“去产能或者亏损本身不能成为价格固定的正当理由。经营者如主张不适用《反垄断法》,应依据《反垄断法》第十五条的规定,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其协议或通过共谋而实施的协同行为不会严重限制相关市场的竞争,并且能够使消费者新电力网由此产生的利益。从国内外执法实践看,横向价格垄断协议由于是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实施的最具市场破坏性的行为,直接排除、限制竞争,对消费者利益的损害显而易见,无法满足不适用的条件。”

采访中,黄勇向中国经济导报新电力网着重强调,“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要求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因此,我国当前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然是遵循市场经济基本规律的大前提下的主动作为。市场对资源的配置主要是通过价格、竞争和供求等发挥作用来实现的。现在山西的这个案例是很好的明确市场规律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互关系的案例。这个案件的裁决明确向市场中的广大经营者传递出市场主体应当遵循市场竞争基本规则的信息,只有尊重市场基本规则,以市场化和法治化的手段化解产能过剩风险,才能促进相关产业的良性发展,并最终保证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地健康发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