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项目招标 > 设备招标 > 细数电力企业发展痛点,你躺枪了吗?

细数电力企业发展痛点,你躺枪了吗?

发布时间:2017-02-03 09:24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在许多人眼中,电力行业属于国有垄断的产业,是高营收、高利润的代名词。诚然,作为国民经济命脉的一部分,电力行业确实发展稳定,且有着诸多的机遇,但同时,电力行业也存在一些体制性、结构性问题,致使其在发展的过程中受阻。这些“痛点”,影响到行业的各个环节。

  一、电力企业:外部经营环境日趋恶劣

  1、相关职能部门“索拿卡要”现象普遍,协调费用高

  近几年来,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空前,耐电压测试仪地方政府空前忙碌,导致“索拿卡要”协调收费司空见惯。例如本公司施工的一个500kV送电线路工程,仅一个标段就缴纳铁塔征地协调费用高达125万元,房屋拆迁协调费用达70万元,合计两项协调费用就高达195万元。

细数电力企业发展痛点,你躺枪了吗?

  如此高昂的协调费用,无论从工程概预算编制还是施工企业投标报价,均不可能列项计费。其结果往往是反复扯皮、反复协调、时工时停,最终是施工单位迫于工期压力割肉承付,从本已吃紧的直接成本或者微薄的管理费用中垫支,致使施工企业经营压力空前加大。

  2、工程协调难度极大,阻工事件频发

  电力法、物权法的颁布实施,建设用地征购和房屋拆迁等补偿工作必须按照国家规定审批权限和程序,必须取得与户主的补偿协议方可实施,杜绝了以往“三边工程”先用后征的现象,而补偿协议的取得以及相关手续的报送与审批占用时间长、扯皮多、难度大、开支大,导致工程进展缓慢。

  3、房屋拆迁、土地征购、青苗补偿费用收不抵支,施工企业巨额亏损

  电力工程初步设计概算有关房屋拆迁、土地征购、青苗补偿等建设场地占用及清理性费用通常是根据工程所在地政府颁布实施的补偿标准估算的,施工企业投标报价更是如此,但由于时滞效应,实际施工理赔时,常常遇有政策性补偿标准提高的现象。

  同时,由于电力法、物权法的颁布实施以及社会民众维权意识的提高,户主漫天要价的现象也非常普遍。实际补偿单价大幅上涨,有的地区甚至实际赔偿单价高出标准30%以上,从而导致施工企业数以百万的巨额亏损。

  4、市场竞争加剧,施工结算价格逐渐降低

  随着市场经济的加速发展和电力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入,招投标中压价现象不断出现,不公平竞争明显加剧,施工企业利润空间缩小。施工企业要参与行业外的市场竞争更是处于十分不利的境地。因此,施工企业生存危机严重。

  5、施工成本和风险剧增

  电力施工企业经营中的成本和风险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用工成本。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保护农民工权益的文件和政策,伴随而来的是民工工资上涨,分包费用大幅上升。2003年以前普工单价一般在20~30元/工日、技工单价一般在35~45元/工日,现普工单价达50~60元/工日、技工单价达120~200元/工日不等。而定额费用不升反降,电力行业施工定额基价和取费标准均有所下降。

  (2)拆迁赔偿费用大增。随着经济不断发展,送电工程路径选择越来越困难,走廊拆迁赔偿费用大幅度上涨,一些地区甚至成倍增长,造成了送电工程其他费用的持续上涨,远远超出投标或签合同时的价格,而这些风险在施工投标时是无法完全掌握的。

  (3)业主严格控制超概,结算风险加大。国家电网公司同业对标指标中,概算可控率是其中一项重要考核指标。省公司为满足国家电网公司同业对标要求,明确提出了工程项目竣工结算费用原则上均不能超过审批概算的规定,并下发专项办法给予支持。

  (4)技术装备落后。由于体制的原因,电力施工企业习惯于利润微薄、负担沉重、积累不多的经营状况,长期以来计划利润中的技术装备没有得到兑现,上级也未能投入必要的资金支持,致使施工企业的技术装备日渐陈旧落后。

  (5)人力资源匮乏。国有电力施工单位作为历史特定条件下的产物,多数自身先天不足,依赖于主业,人员素质、职工技术水平和综合素质不高,尤其是人才短缺问题较突出,对管理型、技术型、生产骨干人才的需求量增大。

  企业机制急需改进。随着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和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内在要求,企业的体制和机制的不适应性已开始凸现,管理体制、经营机制、用人机制、分配机制等弊端充分显露,企业体制和机制不活,规范的公司制改革一时难以推行,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后劲不足。

  单一的经营格局无法参与市场竞争,企业缺乏立足于市场的主导产品和拳头产品,企业生存状况受电力宏观形势的影响非常严重。

  二、EPC企业:转型升级难点重重

  1、企业的规模较小,融资能力较低,抗击风险能力低

  在大型工程承包中,需要的流动资金很大,而大多电力施工企业恰恰在这一点上是短板,不能满足承包大型项目流动和周转资金的需要,耐电压测试仪我国银行对企业的信贷额度较低,难以满足承接大型工程的需要,由于信用额度受限,大多企业连参与大型工程招投标的机会都无法实现。

  2 、企业缺乏平台化运营,制约了工程总承包的发展

  当今大型电力招标工程通常采用EPC形式,涉及设计、采购和施工,要求承包商拥有这些方面的综合实力和经验,而长期以来我国缺乏类似国外的工程咨询公司,在工程咨询、项目管理等方面还没有形成一支独立的工程咨询服务力量。

  施工企业由于缺乏工程设计或工程咨询的平台,技术力量相对薄弱,使得电力施工企业开展总承包仅局限于施工承包或劳务输出,在电力建设市场中处于产业链的最末端。

  3、高素质的经营人才匮乏

  企业进行大型工程经营需要大批高级的金融、贸易、技术、管理和法律等方面的人才,而我们电力企业恰恰缺乏这方面的复合型人才,人才瓶颈已经成为当前电力企业转型升级的明显障碍。

  4、 承包商之间缺乏信任,“各自为战”,低价恶性竞争

  国内各承包商之间缺乏信息共享,互不信任,难以进行有效地合作与信息交流,战略布局缺乏系统研究和统筹协调,企业“各自为战”、恶性低价竞争问题严重。

  某些竞争者为了自身的局部利益,采取不正当的竞争行为,低价恶性竞争,对自己的竞争对手进行非正当的刻意打压,没有形成协调合作,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损害了双方的利益,产生了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并严重破坏了电力企业的形象。

  5、对大型工程项目缺乏调研,增加项目运作风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