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能源 > 风能 > 记者探访浙江运达风力发电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安不忘危

记者探访浙江运达风力发电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安不忘危

发布时间:2016-10-08 11:17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记者探访浙江运达风力发电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安不忘危

运达风电位于浙江平湖独山港海边的风力发电机组(文中提到的5兆瓦机组),图片由运达风电提供。

  不同纬度的地球表面在太阳光的照射下会产生温度差异,于是有了气压的高低;当空气从高压地区向低压地区移动时,风就形成了。

  在古代,航海家在风力的引导下探索世界;在农业社会,人们利用风力带动风车碾磨谷物;在当今,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依靠风力发电供能。

  过去十年中,全球风力发电装机量年增长率超过25%。有人曾经估计过,地球上可以用来发电的风力资源约100亿千瓦,相当于目前全世界每年燃烧煤所获得能量的3倍。

  昨天,钱报记者走进我国可再生能源领域的第一批国家重点实验室,也是浙江省第一个依托企业建设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浙江运达风电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制造中心,为您讲述风力发电的发展和背后风电人的故事。

  风电机组的故事——

  一年产生的电量够370万普通家庭使用

  运达风力发电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2010年12月由科技部批准建立。实验室的现场就位于钱塘江口的平湖独山港海边。运达风电在全国有100多个风场,平湖独山港风电场是其中的一个。

  在实验室的远程监控室里,运达风电副总、实验室主任叶杭冶请工程师为记者展示了一个画面,那是正在海边工作的一台风电机组:“运达5MW(兆瓦)海上风电机组”。

  从监控镜头里看,它就像一个没有罩子的电扇,三片叶片悠闲地转。整个机组的高度超过170米,总重1000吨,叶轮直径长约140米,“头顶蓝天白云,俯瞰畦田海浪”。

  不过它们的使命,就没有这么惬意了。

  叶杭冶说,别看巨大的叶片貌似转得不快,其实叶尖转速达到了87.3米/秒。这个速度换算过来是314公里/小时,相当于轿车在高速公路上车速的3倍。风力发电机组能够在12~25米/秒的风速下全功率发电,还能承受70米/秒的台风。作为对照,今年夏天的第1号台风尼伯特在陆地曾经达到过超强台风风力级别,它当时的中心最大风速也不过是50米/秒。

  风电机组系统是一个AI(人工智能),它能够实现自我学习——经过一段时间运行后,风电机组控制系统会自主寻找最佳运行方式。

  比如,当风向改变时,机组经过一段时间的确认后就会自动偏航到最佳位置;当风力增大到叶片无法承受时,叶轮将自动扭转叶片,调成顺风姿势;如果面临会危及系统的强烈风场,它甚至会“壮士断腕”——自行折断叶片,避免整个机组受损。

  目前,按年可利用小时数2000小时计算,这个大家伙全年发电量达到1000万度,足够6000户普通家庭的年耗电量。

  在运达风电的官网首页上,有两个数字时刻在跳动增长,它们显示了运达风电在全国各地的几千台风电机组共同创造的成果。

  第一个数字,是运达风电在全国所有的发电机组至今的总发电量。截至北京时间2016年8月3日19:00,累计清洁能源发电16008573480 kwh(千瓦时),160多亿度电。

  叶杭冶给我解读了这个数据:“按照运达风电目前在全国的累计装机容量400万千瓦时算,年发电量达到88亿度。以平均家庭每月200度用电量,足够370万普通家庭使用。”

  第二个数字,是累计减排二氧化碳量。截至北京时间2016年8月3日16:31,这个数字是:14857695.28吨。

  “如果通过火力发电,也就是煤炭发电的方式,产生1度电需要燃烧400克(0.0004吨)标准煤。”叶杭冶说,通常1吨标煤估计排放二氧化碳为2.66~2.72吨。

  也就是说,运达风电每年可以节约标准煤352万吨,减排二氧化碳877万吨,这相当于35.8万亩林地的年二氧化碳吸收量。

  风电人的故事——

  工作在海边大漠背后的故事远没那么简单

  当然,机器表现得如此出色,背后需要科学家、工程师的精心设计和维护。

  采访当天中午,叶杭冶陪我和摄影记者一起在公司食堂吃饭。我一看,全食堂黑压压一片——几乎全是年轻的男员工,皮肤黝黑。

  “看起来风电都在好山好水的地方工作,其实条件非常艰苦。机组维护不分春夏秋冬;户外工作经常遇到恶劣天气。”叶杭冶说。

  “你看我现在不算很黑了,我已经有近10年没有下去做运维(运行维护)支持了。”叶杭冶说,他年轻的时候,除了要设计风电机组,还要维护机组,有关机组的任何问题都要处理。“那时候经常去海岛上做维护,一待就是几个月。”

  冬天,若是有机会站在运达在北方的风电机组所处的高高山岗上,放眼望去真是享受:白雪皑皑,无边美景尽收眼底。“可是啊,这些雪景只可用来欣赏,如果在其中工作,尤其是维护风机,可没丝毫诗情画意。”工程运维中心的年轻工程师逯明就有过这样无心赏景的经历。

  机组出了故障。积雪太深,车辆无法开进现场,工程师们只好携带工具及备件,顶风冒雪徒步走向几公里开外的故障机位。鞋子中灌满了雪,冰冷刺骨,累了就在雪中躺一下,袜子、裤子湿了都没有感觉。

  风力发电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和运维团队里大多数年轻的科学家、工程师都是单身汉,找对象成问题。

  这里也要替科学家、工程师们打个广告:好多理工科男士都是上得了山,进得了大漠,修得来设备,还写得了一手好文章的,实验室里还有不少诗人。看几篇作品——

  《宿茶山》

  月光山中幽幽亮,晚风吹来愁海浪。花下风流花无常,伊人处处楚留香。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你的笑容早已刻下了花香的味道。惊艳了寂寥的城,惊醒了沉睡的梦。春天便也从此有了你的记忆。

  ……

  我想,写得出这样诗句的男人,是有情怀的,也欢迎女士们扎堆的单位联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